砍伐、分割及清除:当大森林消失之时

过去20年来最大规模的森林保留区撤除,究竟如何改变当地环境、经济和社区?

作者:刘耀华  (YH Law)

编辑:黄秀玲 (SL Wong)

翻译:万绮珊

与普利策中心 (Pulitzer Center) 的雨林调查网络 (Rainforest Investigations Network) 共同制作。

发布:2022年4月22日

(为了开辟油棕园,柔佛任罗宏一片森林难逃被砍伐的命运 | 视频由IMR Kreatif所摄)

砍伐、切割及清除:当大森林消失之时

过去20年来最大规模的森林保留区撤除,究竟如何改变了当地的环境、经济和社区?

作者:刘耀华(YH Law

编辑:黄秀玲(SL Wong

翻译:万绮珊

与普利策中心 (Pulitzer Center)的雨林调查网络 (Rainforest Investigations Network)共同制作。

发布:2022年4月22日

(为了开辟油棕园,柔佛任罗宏一片森林难逃被砍伐的命运 | 视频由IMR Kreatif所摄)

(此中文版翻译自发布于2021年9月21日的英文原文。发布后或有的发展并没有更新在此报道中。)

 

任罗宏(Jemaluang)及丁加洛(Tenggaroh)的森林保留区曾经覆盖柔佛州的东北海岸。两个森林保留区并排着,纵横25公里长及11公里宽。踏入2021年,任罗宏保留区理应有98年的历史,丁加洛则应70年岁了。

无奈6年前,也就是2014年12月,柔佛州政府却宪报颁布,撤除这两个森林保留区的地位。这是马来西亚半岛自200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森林保留区遭到宪报撤除,涉及的面积达 15,011公顷。

其实,早在2年前,即2012年,丁加洛已有2,649公顷的森林保留区从宪报上被撤除,这意味着任罗宏和丁加洛一共失去了17,630公顷的森林保留区。

Macaranga曾以为,在2012 年被撤出宪报之前,任罗宏及丁加洛的森林保留区的总面积为17,511公顷。

但我们发现,柔佛森林局年度报告和柔州政府的宪报,在任罗宏及丁加洛的森林保留区面积上有差异。

根据柔佛森林局年度报告

任罗宏森林保留区2012年的面积:5,208.85公顷

丁加洛森林保留区2012年的面积:12,302.29公顷

总面积:17,511.14公顷

根据柔州政府2014年的宪报

任罗宏森林保留区2014年遭撤除的面积:8,094公顷

丁加洛森林保留区2014年遭撤除的面积:6,917公顷

遭撤除的总面积:15,011公顷

按照柔州宪报的数据,任罗宏和丁加洛的保留区内仍有约2,500公顷的保留地。然而,柔佛森林局2014年之后的年度报告,却没有列出这2,500公顷面积的森林保留区。这意味着,两片森林保留区在2014年已完全从宪报上除名。森林保留区的面积并没有后续增加。

更离奇的是,州政府在2021年3月18日宪报公布撤除了83公顷的丁加洛森林保留区。

实际上,丁加洛森林保留区于2015年从森林局年度报告中消失后,就应该不复存在。

截至目前,柔佛森林局并没有回覆我们的问题。

事实上,部分森林保留区被撤除地位后,土地就被私有化。其中,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就持有部分土地,但确切面积,外人无法得知。

我们估计大约有21%的森林保留区已被开辟成油棕园或被开采金矿,而这些土地的持有人正是苏丹依布拉欣。

去年,Macaranga在“森林档案”的系列报道中,就曾提到任罗宏一片森林,说明自上而下的决策单位,在撤除森林保留区的地位及大肆砍伐森林上,如何损害当地社区的利益。

例如,在森林被砍伐后,就曾发生过野象成群在街上游荡,任罗宏居民也因此蒙受经济损失。当地居民曾将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以控制森林采伐。

不过,在我们采访的一年后,预计有更多任罗宏及邻近丁加洛的森林将会消失。至少有三个计划中的项目,准备将另外24%的森林转换成种植园和矿场。

一个接着一个项目,终将分割和清除马来西亚半岛其中最后一个完整的沿海雨林。

这会带来什么影响?而又是谁从中获利?

森林保留区一个世纪的转变

柔佛州政府分别于1923年10 月1日和1951年11月8日,宪报颁布任罗宏和丁加洛的森林保留区。

然而,这两片森林保留区不再被列入柔佛森林局2015至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这也表示这两片森林保留区在 2014 年已完全被宪报剔除。

A scanned copy of the gazette notice in 1923 that established the Jemaluang forest reserve, then called Jembaluang. (Courtesy of Sinar Project)

几年后,随着发展商开发这一片已由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持有的土地,原本的森林保留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参考以下地图)

2016年11月,伐木工人先是从北部开始清除森林。卫星图像显示,直到 2018年12月,面积为2,190.49公顷的土地(PTD 1814)已被砍得一干二净,改为种植油棕。

负责开发油棕园的AA Sawit Sdn Bhd,正是一家由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持有51%股份的公司,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也是董事之一。

在2017年,在南部的一片43公顷的地块也被开发成金矿场。2018年6月,另一家公司 Nadi Mesra Sdn Bhd 开始采伐 2,125.17 公顷的土地(PTD 217)为油棕园。到了2021年8月,大约73%的森林已被砍伐。

而更多的森林流失,迫在眉睫。

在2021年8月17 日,Nadi Mesra Sdn Bhd针对在位于PTD 216,面积共2023.72公顷的森林上进行的种植项目,提交了一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这是他们第三次提呈该项目的环评报告,前两次的报告都被拒绝。

另外,一名参与环评报告的顾问告诉Macaranga,Nadi Mesra将在11月提交另一份环评报告,以发展另一片2245.3公顷的种植园(PTD 218)。

第三项发展计划,是针对森林地底下的金矿。新加坡上市公司Southern Alliance Ltd将与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合作开采那里的黄金

值得一提的是,Southern Alliance 和Nadi Mesra皆由同一个人——大马籍商人Pek Kok Sam掌控。

Macaranga尝试取得上述利益相关者的回应,但AA Sawit没有答应采访请求。Nadi Mesra则拒绝评论,理由是如果回应此事,恐会触怒“土地持有人”(即苏丹依布拉欣)。

Macaranga同样无法联系苏丹依布拉欣。负责柔佛苏丹官方通讯事务的的王宫新闻办公室,并没有回应我们的采访请求。

在接下来的三个部分中,我们将进一步探讨任罗宏和丁加洛的伐木、种植和采矿项目,如何影响当地森林、动植物、经济和社区。

A 2,190 ha oil palm plantation developed by AA Sawit in part of the excised Jemaluang forest reserve, Johor. The remaining Jemaluang forest stretches south of the plantation. (Photo taken 12 September 2021 by IMR Kreatif)
AA Sawit在柔佛州任罗宏原本的森林保留区,开发了一片2,190公顷的油棕园。往种植园南部延伸的,则是剩余的任罗宏森林。(IMR Kreatif拍摄于2021年9月12日的照片。)

森林

随着越来越多的发展商进入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有些人可能会问,其实这一切是否利大于弊?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告诉Macaranga,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是独特的沿海龙脑香和淡水沼泽森林。这些森林“在马来西亚半岛非常稀少,而且大多仅局限于东海岸的低地。”

一名研究该地区长达20年,要求匿名的生态学家说,这种低地沿海森林拥有马来西亚最高的生物多样性。

他说:“由于这些是最容易砍伐且最有利可图的森林,因此在马来西亚所剩无几。但是在柔佛,仍然有相当大的一片沿海森林,这些非常有价值,人们应当多多保护它。”

他补充,清除任罗宏及丁加洛的森林,已严重破坏了马来西亚半岛更大规模的森林保护工作。

其实,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一直在努力建立“中央森林脊柱” (Central Forest Spine),即是打造从马来西亚半岛北部连贯到南部的森林景观。

而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正是这项计划内,南部森林的一部分,当局计划打造一个“第二级连线”(Secondary Linkage;下图中的 SL4),将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连接到主要森林,让动物在更大的栖息地中繁衍生息。

任罗宏和丁家洛森林保留区曾是中央森林脊椎的一部分
“SL4”旨在通过中央森林脊柱计划将任罗宏和丁加洛森林连接到更大的森林网络。(2015年国家第三实体规划图表)

但是,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如今的发展,为中央森林脊柱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

位于丁加洛PTD 216的油棕园环评报告就指出:“原本的天然森林已被孤立,导致森林走廊不连贯,它已被种植园和基础设施所分割。”

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及马来西亚半岛森林局都没有回应有关“第二级连线”的问题。

州政府更倾向于开发这些林地,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土地已退化,几乎没有提供木材或生态服务的价值。

环评报告声称这些是退化的森林

任罗宏和丁加洛的森林保留区在被宪报除名前,是否已经退化?

AA Sawit 和 Nadi Mesra 聘请的环评报告顾问Golden Ecosystems Sdn Bhd,在报告中就这么写道,任罗宏及丁加洛的森林“不是一个健康、多产的森林”,因为当地“很难找到周长超过 30至40公分的成熟木材树种”。

邻近哥打丁宜的一名锯木厂老板赞同此说法。要求匿名的老板说,他过去一直都是从AA Sawit 和Nadi Mesra持有的地块购买木材,大多数原木的直径都小于30 公分。

可是他补充,他只购买较便宜的木材品种。他并不知道任罗宏和丁加洛森林中,一些更昂贵的木材品种,例如樟脑木、山樟木及柳桉木的大小或数量。

我们尝试针对此事询问柔佛森林局,惟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拥有充足时间成为富饶的森林

然而,其他证据表明,即使森林没有丰富的资源,但远非匮乏。

根据谷歌地球卫星图像,自1984年以来的30年里,当地大部分森林都没有受到干扰的迹象,仅有一小范围的森林在1991至2012年间被砍伐。

按照马来西亚半岛森林局一贯使用的估计方式,到了2014年,即森林保留区被宪报除名的那一年,当地应该拥有足够的木材来进行新一轮的可持续伐木。

另一个评估任罗宏和丁加洛森林质量的方法,就是将它们与附近的森林保留区进行比较。

2018 年的官方清单就发现,附近森林保留区的地块,每公顷就有两至三棵大树。这些土地被认为是高产和有利可图的,足以进行可持续采伐。

动物与植物

尽管现有证据对森林中的木材质量有不同的说法,但不可否认的是,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庇护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环评报告指出,这些森林已发现或预计会发现数百种植物和动物物种,其中包括大象、老虎、马来熊和马来貘等大型动物。

任罗宏和丁家洛森林保留区里的开发项目

其中,Nadi Mesra 想要发展成种植园,面积占2,024公顷的PTD 216土地上,环评报告就列出了多达183种植物物种。但是,该报告只将这些植物形容为“仅占马来西亚半岛维管植物品种的2.2%。”

这种说法严重低估了这个数字的重要性。 与占半岛总林地的比例(0.035%)相比,PTD 216 实际上承载的植物物种数量是其预期负荷的 63 倍。

Crested Fireback (Pic by Izereen Mukri/ Malayan Rainforest Station)
Crested Fireback (图:Izereen Mukri / Malayan Rainforest Station)

环评报告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就是报告提到了需对盾状娑罗双树(Shorea peltata)提供保护。该树种在马来西亚濒临灭绝,在世界范围内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盾状娑罗双树曾经一度被认为在马来西亚半岛境内已经灭绝,之后才在柔佛州东北部被重新发现,而且绝大多数是在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中被发现。

马来西亚森林研究所发布的2021年《马来西亚植物红色名录》就指出,自2010年起,柔佛州东北部可以发现盾状娑罗双树的栖息地面积已减少了一半。

有报道显示,马来西亚森林研究所和马来西亚半岛森林局正努力在丁加洛设立高保护价值森林区域,以保护盾状娑罗双树。

无论是马来西亚森林研究所或森林局,都没有回覆Macaranga有关保护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保护的问题。

环评报告中提到的另一点是,PTD 216也座落在兴楼-哥打丁宜野生动物保留区的范围,但种植园和其他开发项目已致使森林支离破碎,也一并失去保护野生动物的作用。

该报告最后总结,PTD 216的森林变成种植园,“与野生动物保留区的地位无关”。

事实上,在PTD 216土地就曾发现多达59种哺乳动物的踪迹,几乎占了马来西亚半岛记录中所有哺乳动物物种的20%,其中包括极度濒危的马来穿山甲和濒危的亚洲象。

一旦森林被清除,这些哺乳动物和其他动物就会走上遭人猎杀或流离失所的命运。

然而,环评报告辩称,“被开发的区域仅剩很少的野生动物,而且任何可能受到威胁的物种既不是地方性的,也不是稀有和濒危物种,因此所造成的影响有限。”

我们尝试询问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保护及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有关环评报告的结论,惟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Trucks carrying logs in Mersing district, Johor, June 2020.
在丰盛港一带载满树桐的罗里,2020年6月。 (图:刘耀华)

经济

在任罗宏及丁加洛的发展破坏了生态系统和栖息地之际,它是否真的如环评报告所吹捧的那样,带来经济效益?

鉴于即将到来的发展将破坏更多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这一点至关重要。

任罗宏和丁家洛森林保留区里的开发项目

AA Sawit和Nadi Mesra分别从任罗宏及丁加洛采伐的原木,让当地的锯木厂得以运转。

临近哥打丁宜的两家锯木厂经营者告诉Macaranga,AA Sawit和Nadi Mesra近年来一直是原木的主要供应商。

当伐木业者也无法采伐

张小姐是哥打丁宜一家伐木和木材贸易公司Kemajuan Loong Seng Sdn Bhd的秘书。该公司获得柔佛森林局的准证,过去二十年都在森林保留区采伐。

然而,张小姐说,该公司的准证已被柔佛森林局取消。“我们去年突然遭阻止在当地伐木。这不仅仅是疫情的原因,而是政府取消了我们的准证。”

“即使是早前获得分配的伐木配额也被收回。 没有补偿,直接取消。”

当与该公司有关联的的锯木厂用完原木,“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向他们(AA Sawit 和 Nadi Mesra)购买 。”

绝望的买家是无法讨价还价的。“这也是为什么原木价格一直在上涨——因为供应减少了。”

那么公司还有办法维持下去吗?“即使我们能够继续经营,也非常困难,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土地来采伐。” 她说:“我们只能尽力地坚持下去。”

另一名要求匿名的锯木厂业者也说,如果AA Sawit 和 Nadi Mesra 停止采伐,那么业者将受到严重影响。

他认同,有限的原木供应导致价格上涨。

“生意太难了,我们不得不缩减业务,否则我们就像有厨房没有米。” 他声称,如今其工厂的规模只剩下20年前的三分之一。

Macaranga尝试联系柔佛森林局,但他们没有回覆有关任罗宏及丁加洛伐木活动受到影响的问题。他们也没有回应为何森林保留区的采伐配额被冻结。

无论如何,根据新闻报道,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曾在2014年建议森林局冻结森林保留区的采伐配额。苏丹还说,自2014年起,他就已经“放弃”了本身在森林保留区的所有采伐配额。

然而,政府的配额控制不包括私人土地。正因如此,私人土地上的伐木,已远远超越了任罗宏附近森林保留区的采伐。

那么到目前为止,究竟是谁从任罗宏和丁加洛森林的开发中得益?

答案是负责开发PTD 217的Nadi Mesra。

根据Nadi Mesra向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提交的财务报表,自开始采伐该地块以来的 12 个月内,该公司在2019年取得1,820万令吉的销售额,以及340万令吉的税前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Nadi Mesra在两年前还处于亏损状态。该公司一名职员证实,该公司仅在任罗宏及丁加洛一代拥有业务。

至于另一间公司AA Sawit,大马公司委员会暂时没有该公司的财务报表。

Asian elephant (Photo by Izereen Mukri / Malayan Rainforest Station)
亚洲象 (图:Izereen Mukri / Malayan Rainforest Station)

当地社区

住在任罗宏已有大半辈子的苏春发(75岁)知道当地有大象出没,但这些大象好久没闹了,他也因此懒得在其油棕园安装电栅栏。

未料,在 2016或 2017年—苏春发忘记了确切的日期—大象出现了,并吃掉他庄园里所有嫩绿的油棕树。

“我很难过,确实是我大意了。”

年迈的苏春发最后放弃了油棕园,等着卖掉那片土地。他回想起20年前,“那时的大象并没有如今那么凶猛,但现在大象都是成群结队”。大象不止吃掉油棕,踩踏菜园,也破坏居民的屋子。

他说,大象一直都是当地历史和地理的一部分, 但如今却成了“居民的主要问题。”

人象冲突的起因与动物流失栖息地息息相关,而任罗宏发生的麻烦,恰逢任罗宏及丁加洛的森林被砍伐之际。

人象冲突的热点,正是沿着穿过任罗宏镇的主要道路和森林旁边。

环评报告引用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保护及国家公园局的数据,指上述两座森林在2018年有约20至30头大象。大象长途跋涉觅食,在林间经过种植园、农场和村庄,它们无法避开人类。

事实上,人象冲突往往都是不愉快的,甚至是致命的。许多大象或断魂公路被下毒

过去十年中,执法当局为了解决在马来西亚半岛的这项危机,就耗资了逾2,200 万令吉,设立用于阻止大象入侵农地的电围栏,捕捉和转移大象,以及外展计划等。

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作用。 柔佛州每年与大象有关的投诉从原本400多宗减少到70宗。

但人象冲突依然存在。而任罗宏及丁加洛地区,更是成为了人象冲突的的热点,当地的森林未来转变成种植园,只会加剧这个问题。

恬静的任罗宏

尽管有人象冲突的困扰,任罗宏居民似乎很享受当地城镇的生活。大多数居民年纪都在50岁以上,他们也目睹了城镇的变化。

当地居民回忆起1960和1970年代的任罗宏,第一个想到的是熙熙攘攘的伐木工和锡矿工人。如今这里一片清冷,似乎很适合老年人。

“这是一个退休的好地方,空气清新。”因为大象入侵而损失了油棕园的苏春发说道。正如社区中的许多其他人一样,他的主要担忧就是人象冲突的问题。

他说,就算当地居民投诉大象入侵的问题,政府官员也只是前来查看,不会有任何结果。

他声称,“ 没有补偿,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负责。”

问及他是否对当地流失森林感到不满,他则说: “我们不在乎,因为我们已经老了……我们在这里度过暮年的时光。” 他也相信,在当地推动的发展项目,是州政府负责的,没有商量余地。

州政府抑或是私人界的发展项目?

显然当地大多数居民都认为,他们无法拯救正在消逝的森林。

环评报告顾问在2020年,针对PTD 216 种植园项目,向183名任罗宏居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伐木和推行油棕种植园将破坏环境,并加剧野生动物与人类冲突。

然而,只有 19%的人不同意发展项目;大约63%的受访者持观望态度,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州政府的发展项目。

事实上,在被宪报除名的任罗宏及丁加洛森林中进行的发展项目,无论是当前或未来的发展项目,包括伐木、种植油棕及开辟金矿场,皆是私人土地上的私人发展项目。

随着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发展项目,可以预见任罗宏居民需要回答更多的问卷调查。通过每次调查,可以预见当地的环境、居民的生活及生计也将发生更多变化。

十年后,苏春发的孩子们是否也想在任罗宏退休,还有待时间去证明。

 

英文原文报道荣获由 Pusat Sejarah Rakyat 颁发的 2022年度Said Zahari Young Journalist Award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欢迎发表评论,但评论会被检阅才刊登。 不要使用污秽、诽谤、暴力或可能违反法律的语言。 我们不容忍人身攻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