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造地是通往生态灾害的途径

森林砍伐一直被视为是对马来西亚生态系统最大的威胁,但填海造地却是一种静悄悄的破坏力量。

作者: 杨惠君

Editor: 黄秀玲

发布:2022年9月29日

本故事是 Macaranga的 #TanahAir Special Project报导系列之一。

(封面图:填海工程总是顺利完成吗? 废弃的马六甲皇京港工程(Melaka Gateway),前景是一名葡萄牙裔前渔民。| 杨惠君摄)

Large swaths of sand from previous reclamation projects around Klebang, Melaka. (Ashley Yeong)

关于填海造地,您知多少?

1 / 4

1. 马来西亚最大的填海工程是什么?

2 / 4

2. 马来西亚的海岸线有多长?

3 / 4

3. 如果这些东西在附近生存,填海可能会影响它们,除了

4 / 4

4. 马六甲的哪些产品不会受到填海工程的影响?

Your score is

The average score is 25%

Exit

马六甲滨水区经济走廊(Melaka Waterfront Economic Zone,M-WEZ)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大的填海工程之一,全长33公里,几乎占了马六甲海岸线的四分之一。这是一项由州政府推动,与政治挂钩的工程。这项工程将填海造地约10,117公顷,是布城面积的两倍之多。

自1970年代初以来,数十个填海工程一直吞噬着马来西亚4,800公里的海岸线,加剧人们对其生态环境代价的担忧。海岸是一个集合了红树林沼泽、泥滩、沙滩、沿海森林和珊瑚礁的生态系统,具有丰富生物多样性,提供了关键生态系统服务

马六甲州政府保证将环境破坏降至最低。 但环保份子、发展专家、当地社区和反对党领袖对如此大规模填海工程,对马六甲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的破坏感到担忧。

他们说,这种规模的项目会引发一连串不可逆转的生态破坏,而过去一些给出类似承诺的项目就证明了他们的担忧是有根据的。

八年前,就在马六甲,马六甲皇京港是一个占地546公顷的人造岛项目,最初被设定为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项目之一,以推动马六甲变成一个经济发达的州属。

但在去年,由于发展商未能在期限内完成工程,马六甲州政府突然终止了合同。尽管有报道指工程可能重启,不过马六甲皇京港目前就是一个白象计划。

马来亚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副教授吴枫群博士就表示,未被开发的填海土地,就是发展规划不佳的证据。

单一层面

她说:“我们在评估一项发展时,总是偏向于项目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而不包括社会必须承担的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环境和社会代价。”

她知道所有的发展提案都会带来“副作用”,但最重要的是以人民利益为前提,做出正确的选择。

“现在是时候纠正和革新我们传统的发展规划方式,后者总是以经济为重点和主导。”

基因相同

在马六甲,规模更大的马六甲滨水区经济走廊与如今废弃的马六甲皇京港具有相同的愿景。

据报道,马六甲滨水区经济走廊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尤索夫(Mohd Yusof Abu Bakar)就放眼未来10至15年竣工后,这个“改变发展格局”的项目预计将创造10,000 个新就业机会,吸引1,000亿令吉的投资,并为马六甲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5% 。

被放弃的承诺:马六甲皇京港本是马六甲州成为经济重心的重要策略。 (杨惠君)

然而,对于研究员和市民来说,能发挥功能的生态系统更有价值。

马来亚大学珊瑚礁生态学者阿芬迪(Affendi Yang Amri)表示,将沙子倾倒入海底对环境产生巨大影响。

“首先,填海的过程本身或径流会产生大量沉积物。其次,也会产生水动力变化。”水动力变化是指水流的变化。

不良组合

阿芬迪说,这对海洋生态系统来说是致命的组合。他指出,在填海后,通常水流较慢的地方可能会出现更快的水流。沉积物可能因此聚集或流向它们不应该流向的地方。

已从事珊瑚研究长达27年的阿芬迪解释说,一旦上述情况发生,该地区的珊瑚礁将首先受到影响。“如果沉积物使珊瑚窒息,珊瑚虫就无法伸出触手觅食,它们会饿死。”

这危及珊瑚礁和所有依赖它的生命。“一个珊瑚实际上支持珊瑚礁中的五六个物种。因此,如果(一个珊瑚) 消失了,将会产生连带效应。”

“如果一个区域被破坏,可能会导致生态连通性的中断。这可能严重影响国家的渔业和食品供应。”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被誉为海上贸易高速公路的马六甲海峡,实际上是许多海洋生物的家园。

鲸鱼、海豚、海龟和儒艮等生物,都会在这个水域觅食,或在迁移时途经这个水域。

马六甲皇京港已经摧毁了乌贝岛(Pulau Upeh)大部分地区,这个小岛曾经是濒临绝种的玳瑁龟最大的筑巢海滩。据报道,玳瑁龟登陆的次数从2011年的111次,减少到2018年的20次。渔业局说今年尚未有海龟登陆

马六甲水域的珊瑚礁生态也很丰富,它们在13个岛屿周围茂盛成长,其中包括84种硬珊瑚、约19种软珊瑚、67种珊瑚礁鱼和38种小型底栖水生无脊椎动物。

事实上,阿芬迪和渔业局的一组研究员于2018年在这里发现了珍宝,就是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的五个珊瑚物种。

马六甲的易危珊瑚物种。点击珊瑚显示名字。 Euphyllia ancora图片由Quek Yew Aun摄,其余由Alvin Chelliah摄。(图片或在马六甲之外拍摄)

这项发现非常重要,也促使了渔业局在今年6月,宣布将三个岛屿——哆哆岛(Pulau Dodol)、囊卡岛(Pulau Nangka)及乌丹岛(Pulau Undan),宪报公告为受保护海洋公园。这样做是为了配合国家生物多样性计划,该计划旨在将生物多样性丰富的陆地和海洋保护区,在2025年增加到至少30%。

但阿芬迪说,这些岛屿与马六甲滨水区经济走廊填海项目相邻,容易受到打沙樁和挖沙工程的不利影响。

这样的情况令人担忧,因为这些珊瑚礁并非普通的珊瑚礁。他说:“有数据显示,由于气候变化,马来西亚半岛及其周边地区的所有珊瑚生长都放缓了。”而且大多数珊瑚都会死亡

最强品种

然而,在马六甲以北50公里处,即波德申的珊瑚已被证明,在应对气候影响时的适应性更强。这可能说明马六甲水域对于珊瑚生存来说是特殊的,科学家亦称之为珊瑚的避难所。

阿芬迪说:“我们认为,如果波德申的珊瑚的适应力很强,那么在马六甲的珊瑚也一样。”

但是珊瑚可以阻止填海工程吗? 毕竟濒危的海龟也阻止不了马六甲皇京港的落成。

可以的,阿芬迪说,尤其是如果红树林也受到影响。

天大的破坏

“所造成的破坏将是天文数字般的不同,因为珊瑚礁和红树林拥有数千、甚至数十万种物种。与海龟相比,珊瑚礁和红树林(对生命和系统)具有影响更广泛的生态功能,例如食物供应和海岸保护等。”

这些功能也包括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例如风暴、休闲用途、生计等,但这些功能都很少被考虑在内。

传统的结束

以当地经济为例,填海工程已经扼杀了克里斯坦人(Kristang,葡萄牙欧亚裔)社区的传统捕鱼生计。小型的克里斯坦人社区,惟马六甲独有。

马丁·特塞拉(Martin Theseira)是一位前渔民和著名的克里斯坦社区领袖。他说渔民是最先感受到环境影响的人之一。

葡萄牙村海边曾经是渔民出海的地方,现在面临着一个封闭的泻湖,巨大且败落的马六甲皇京港的塔楼耸立在那里,挡住了通往大海的通道,以及海天一色的景色。

沧海桑田

这里的海滨堆满垃圾,而不是海洋生物。大多数渔民和他们的家人已经离开了捕鱼行业。

特塞拉不满地摇头:“这是一场生态灾难。填海造地给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沿海社区和海洋资源带来了不可逆转的破坏。”

麻烦缠身:马六甲的渔业社区 

图与文

站在码头上,特塞拉指着一小片红树林和顽强生存的树苗。红树林在维持沿海生物多样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这里是是幼鱼在更大的海洋中繁衍生息前的托儿所,也是geragau虾的栖息地。Geragau虾是马六甲特产峇拉煎(虾酱)的主要材料。

红树林生态学家阿末奥德里(Ahmad Aldrie Amir)博士坚定地说:“填海侵占红树林是生态系统绝对的死刑。”

他解释说,红树林树冠上的一个小缺口可能需要25到30年才能恢复。要恢复一整个被连根拔起和铲除的红树林生态系统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

失去红树林,也等于失去了红树林在防止海岸侵蚀方面所发挥的关键作用。气候危机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和更大的海浪加剧了海岸侵蚀的风险。填海区尤其特别容易受到侵蚀

此前有报道称,根据《第二次国家海岸带实体规划》中的国家海岸脆弱性指数(National Coastal Vulnerability Index ),马来西亚11%的海岸已经受到侵蚀。到2030年,20,000公顷的沿海地区及其居民预计将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响,123,000公顷的地区有海啸风险。

海啸保护

2004年印度洋地震和海啸造成全球25万人死亡,其中52人死在槟城。红树林被认为是抵御海啸的屏障。然而,马来西亚各地的填海造地正在取代这些拯救生命的生态系统。

与马六甲一样,柔佛州宣布了马哈拉尼能源港(Maharani Energy Gateway)填海项目,尽管之前的森林城填海项目已经变成了一个 “鬼城”。每个项目的面积大约是布城的四分之一,在新项目中,红树林、渔民和当地的休闲海滩都将被取代。

在北部,槟城州政府重新提交了槟城南岛填海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该项目有布城的一半大小,正在拉拢被影响的渔民。该项目的的第一次的环评报告被环境部搁置。

“Stop everything. What’s already reclaimed, just leave it…We know it’s not that simple…but the development has to make sense. Right now, it doesn’t make sense.” – Martin Theseira (Ashley Yeong)
"停止一切吧。已经填了的,就留着吧。我们知道这没有那么简单......但发展必须是合理的。现在,这些没有任何意义,”马丁·特塞拉说。

城市规划师阿末杰弗里(Ahmad Jefri Clyde)说:”填海造地是容易的,但如果(项目)失败了,你就会造成这些烂摊子,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处理它。”

我们已然付出代价。 在粮食和社会安全以及气候危机的大前提下,生物多样性严重丧失、生态系统服务被破坏,传统生计也终结了。

更新:29.9.22 –  M-WEZ 没有回复我们的提问。

本报道是Macaranga的 #TanahAir Special Project报道系列之一:

系列监制:黄秀玲

编辑:刘耀华,Masjalizah Hamzah

作者:李桂娴杨惠君,Ushar Daniele

翻译:Adriana Nordin Manan, 万绮珊及其团队

感谢资助: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WhatsApp
Email
Comments are welcomed but shall be moderated. Do not use language that is foul, slanderous, violent or that may violate laws. Personal attacks will not be toler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