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unexploded, homemade fish bomb off the Mantanani islands, Sabah (Image: Adzmin Fatta / Reef Check Malaysia)

遏制珊瑚礁间的炸鱼:沙巴州的故事

当旅游业遭新冠疫情重创,当地居民的生活难以为继,许多人担心这种破坏性捕捞方式将卷土重来

一声低沉的爆炸声响起,潜水员们愣在了原地,不安地看着同伴和潜水长。幸运的是,爆炸似乎离得非常远,不影响他们继续探索色彩斑斓的珊瑚礁。

在沙巴州,炸鱼是潜水业的噩梦,不仅让游客望而却步,而且还摧毁着海洋生物,并且危及渔民自身的安全。

(Photo: 沙巴的曼塔纳尼群岛(Mantanani islands)附近海域一枚未爆炸的自制捕鱼炸弹。图片来源:Adzmin Fatta / Reef Check Malaysia)

什么是炸鱼?

渔民将装有硝铵化肥和汽油混合物的瓶子上装上定时引信后抛入水中,然后将被炸死或震晕后浮出水面的鱼打捞起来。这类捕捞方式也被称为“爆破捕鱼”或“炸药捕鱼”。

打击此类活动的行动在亚洲几个国家已经持续了至少16年。在沙巴州,过去六年随着旅游业对当地经济和沿海社区日益重要,打击炸鱼的行动也日益强化。各利益相关方和政府领导的反炸鱼委员会(Anti-Fish Bombing Committee)也开展了各种项目,沙巴州的炸鱼活动因此有所减少。

地图: Suweii Chong / Macaranga
地区开始时间结束时间 炸鱼事件减少比例数据来源
曼塔纳尼群岛 (Mantanani Islands)2014201983%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Reef Check Malaysia)
苏古德群岛海洋保护区 (Sugud Islands Marine Conservation Area)2014201980% 珊瑚礁捍卫者(Reef Guardian)
仙本那群岛 (Semporna district islands)2018201973%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WWF-Malaysia)
敦慕斯达法公园 (Tun Mustapha Park)20192020Baseline data collected 刚收集基线数据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 (WWF-Malaysia)
汇编:Macaranga

去年3月,新冠疫情导致沙巴旅游业停摆,切断了当地社区这一重要的收入来源,食物不安全状况加剧。截至目前,Macaranga从曾经的炸鱼热点地区曼塔纳尼群岛获得的数据,以及其他被监测岛屿得到的信息,都表明非法炸鱼活动没有增加。

但随着旅游业继续低迷,一些人担心走投无路的渔民会走上老路,从事炸鱼等不可持续的活动。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Reef Check Malaysia)在2020年关于曼塔纳尼群岛炸鱼活动的报告中警告称:“新冠疫情对旅游业就业的影响将导致社区成员再次从事炸鱼活动。”

The Mantanani islands are a popular tourist destination, especially for diving. The Covid-19 lockdown has severely impacted local incomes. (Image: Reef Check Malaysia)
曼塔纳尼群岛是热门旅游景点,尤其以潜水闻名。新冠疫情造成的封锁严重影响了当地收入。图片来源:Reef Check Malaysia
数据有助于执法

沙巴州有几个监测炸鱼活动的项目,它们利用探测器记录爆炸位置、时间和规模等信息,随后对数据进行分析并与相关政府部门共享,以便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执法方式。

总部位于香港的海威行有限公司(Oceanway Corporation)参与了其中的一个项目。2005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在为沙巴提供探测器和数据分析服务,2014年以来一直与非营利组织珊瑚礁捍卫者(The Reef Defenders)以及当地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

A blast detector installed by non-profit group The Reef Defenders. It can detect blasts caused by a beer-bottle-sized bomb up to 30km away. (Image: The Reef Defenders)
非营利组织“珊瑚礁捍卫者”安装的爆炸探测器可以侦测到30公里外啤酒瓶大小的炸弹引起的爆炸。图片来源: The Reef Defenders

“总体而言,疫情期间沙巴的炸鱼活动已经减少了”,海威行公司负责人保罗·霍奇森(Paul Hodgson)说。

当地非政府组织将此归结于执法活动的增加。疫情期间马来西亚对边境的管制十分严格,尤其是在疫情死亡人数目前达到全国三分之左右的沙巴州。沙巴州离菲律宾非常近,正常情况下两地之间的人口流动相当频繁。

“边境上海军和海事执法局的巡逻船变多了,我认为他们的执法活动减少了炸鱼活动”,珊瑚礁捍卫者首席海洋生物学家阿彻尔·钟凤珍博士(音译,Dr Achier Chung Fung Chen)说。

这家非政府组织管理着沙巴东北部沿海附近苏古德(Sugud)群岛海洋保护区的珊瑚礁。他们根据爆炸探测器和一套边境管制雷达跟踪系统采集的数据,实施有效的监测和执法战略。

由三座岛屿组成的苏古德群岛位于私人管理的保护区内,岛上没有永久居民,但有来自沙巴和菲律宾的非法渔民。

阿彻尔·钟说珊瑚礁捍卫者组织的野生动植物管理员在警察的协助下巡逻水域,并逮捕入侵者。2014至2019年的五年间,他们已经将炸鱼活动从每天49起减少至10起以下。

A Reef Guardian patrol checks on a boat suspected of fish-bombing in the Sugud Islands Marine Conservation Area (Image: Achier Chung / Reef Guardian)
珊瑚礁捍卫者的巡逻船在检查一艘涉嫌在苏古德群岛海洋保护区内从事炸鱼活动的船只。图片来源:Achier Chung / Reef Guardian
A Reef Guardian patrol checks fish for internal trauma to see if they were killed by a fish-bomb (Image: Achier Chung / Reef Guardian)
珊瑚礁捍卫者巡逻船查看鱼类的内部创伤,检查它们是否死于炸鱼弹。图片来源:Achier Chung / Reef Guardian

与此同时,沙巴西海岸正在制定一个覆盖区域更大的炸鱼活动应对计划。敦慕斯达法公园(Tun Mustapha Park)包括50多个岛屿,面积近9000平方公里,是沙巴州最新、最大的海洋公园,珊瑚密度居全州第二。

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的乔安妮·乔米托尔(Joannie Jomitol)说,作为一个多用途保护区,这个海洋公园的渔场支持着约8.5万人的生计。

那里的炸鱼活动已经持续了好几代人并且“破坏着珊瑚栖息地”,她补充说道。“健康的珊瑚栖息地为沿海社区提供更好的生计……并且能够抵御珊瑚白化等不可避免的气候变化影响。”

两年前,由政府牵头、多方利益相关者(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组成的特别工作组在整个公园内安装了炸鱼弹探测器。这些探测器已经采集了9个月的基线数据,以供公园制定反应计划。

乔米托尔认为,终结炸鱼的工作需要每个人的参与。

沟通是问题的关键,她说。“我们要如何讨论炸鱼这件事才能建立公共意识,让公众对此采取知情行动?”

带动社区参与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当地民众必须看到可持续捕捞和改善生计之间的联系。沙巴公园信托局(Sabah Parks)的法兹鲁拉。

阿卜杜勒·拉扎克(Fazrullah Abdul Razak)曾在2018年与当地渔民的中强调保护生境和生物多样性对粮食安全及人类福祉的重要性。

面对疫情带来的封锁和经济困难,让当地民众参与到海洋资源可持续项目中就变得更加重要。

“我们相信社区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也是我们沿海前线”,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办公室的邹成功(Tommy Cheo)说。

WWF-Malaysia talks with community representatives on Tigabu island about protecting marine resources in the Tun Mustapha Park (Image: Marine Programme / WWF-Malaysia)
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办公室在蒂加布(Tigabu)岛上与当地社区代表讨论敦慕斯达法公园的海洋资源保护问题。图片来源:Marine Programme, WWF-Malaysia

邹成功的工作地在沙巴东南海岸的仙本那(Semporna)。那片水域的珊瑚礁密度是马来西亚最高的,而且那里还拥有沙巴最大的渔业社区和两个海洋公园。

邹成功说已经为仙本那岛上的社区提供了培训和资源,帮助他们通过“当地管理的海洋区域(Locally Managed Marine Areas)以及土著和社区保护区(Indigenous and Community Conserved Areas)”,以可持续的方式管理海洋资源。他认为这种方式能够帮助当地民众找到替代炸鱼的捕捞方式。

海威行的霍奇森对此表示赞同,但认为:“不能只盯着炸鱼……炸鱼是一个地区发生其他非法活动的一个标志。

如果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当地小规模渔业社区的这一种活动上,那么很多其他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IUU)的捕捞活动在一些地区就有可能增加,特别是在那些更大规模的渔船。”

沙巴州其他IUU捕捞活动的增长情况目前无法核实。

霍奇森说:“在炸鱼活动大量减少的地区——比如减少了90%以上——人们一般预计鱼类种群数量会增加,可大多数地区却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我们看到的只是电鱼和其他IUU捕捞活动的增加。”

根据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2019年的《马来西亚珊瑚礁状况报告》,石斑鱼、贝类等高价值物种的数量没有从曾经的过度捕捞中得到良好的恢复。与此同时,2015年至2019年间活珊瑚覆盖率也下降了。

报告提到,炸鱼活动与不规范的旅游业和垃圾管理缺失都是沙巴州的所有七个调查点面临的威胁。然而,要对其进行监控并不容易。在仙本那地区,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办公室的邹成功说,过去曾有探测器被盗,还有一些则被炸鱼活动毁坏。

霍奇森说:“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办公室没有足够的探测器来监控整个仙本那地区,监控的缺口还很大。”

教育和替代生计

尽管当地团体不断获得有关部门提供的探测器,但霍奇森实际上建议彻底不要使用探测器。

“这个问题已经被证明是社会经济问题,永久解决这一问题及其他IUU捕捞要靠教育和替代性生计。上世纪80年代菲律宾的八打雁(Batangas)等地……就采用了这种方法。

近来对这些地区进行的监测并没有发现炸鱼活动,而是发现那里鱼类种群状况良好,珊瑚礁也很健康。这种方法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只要把募集到的所有资金都用于支持建立替代生计和修复珊瑚礁。”

针对炸鱼,霍奇森提出了三点战略:禁止买卖爆破雷管(陆上警察的工作);禁止在生鲜市场上和向鱼饲料加工厂销售炸鱼渔获(渔业官员检查和巡逻);给渔民提供其他赚钱的方法(非政府组织)。

旅游业是一项关键的替代生计。2019年,旅游业收入在沙巴各部门中第三,较上年增长8%。2017年仅潜水一项就创造价值 4.2亿令吉。 疫情前该州的游客大多来自中国。2019年中国游客占比达到43%,旅游业帮助当地沿海社区创造了就业,增加了收入。

SIDEBAR: 法祖尔 – 曼塔纳尼岛的潜水长新生代

有着20年从业经验的潜水旅游业者李亦然(Allister Lee)表示:“中国市场变得非常大的时候,炸鱼活动就少了。旅游业带动经济增长,当地人买得起更高质量的食物——他们知道这对健康最好。”

疫情之前,绝大多数曼塔纳尼岛民已经改行从事旅游业,不再打渔。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曼塔纳尼项目经理阿兹明·法塔(Adzmin Fatta)称,该组织已经帮助约一半的岛民掌握了可持续旅游行业所需的技能。

但旅游业停摆凸显出依赖单一收入来源的危险,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已经发起了一项经济复苏计划,阿兹明说。

“关键是通过岛上多样化的经济活动,帮助当地社区从疫情影响中恢复过来,同时提高他们抵御未来旅游业遭受冲击的能力。”

A group of women on Mantanani island have taken the lead in establishing a community initiative to generate an alternative source of income making coconut oil (Image: Adzmin Fatta / Reef Check Malaysia)
曼塔纳尼岛上的一群女性率先成立了一个社区倡议,以制作椰子油作为替代性收入来源。图片来源:Adzmin Fatta / Reef Check Malaysia

其中一个项目已经取得了可喜的进展。六位女性村民凭借传统知识,利用岛上丰富的椰子资源生产椰子油。虽然生产规模很小,“但能帮助创收”,民宿经营者迈纳·宾蒂·莫拉纳(Mainah binti Maulana)说。现在她的民宿门庭冷淡,没有一个客人。

发展替代生计和技能要做的远不止解决炸鱼问题,还需对岛屿进行可持续合作管理。

阿兹明说:“我们都希望建立一个由社区主导的海洋保护区,不仅保护环境,也让当地社区拥有长期韧性,利用海洋资源和旅游业持续获利。”

翻译:YAN/中国对话 | For story in English, click here.

本文由Macaranga与中外对话(China Dialogue Ocean)合作完成。

欢迎您发表评论,但请勿使用粗鲁,诽谤,暴力或可能违反法律的言词。我们不容忍人身攻击。评论会被版主检阅并作出适当的纂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fif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