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岛是污染的马来西亚的缩影

管理不善的垃圾堆积,压得岛屿不胜重负,为马来西亚的污染问题敲响了警钟。

作者: Ushar Daniele

编辑: Masjalizah Hamzah & 黄秀玲

发布:2022年9月30日

本故事是 Macaranga #TanahAir Special Project报道系列之一。

(封面图:小停泊岛上装满垃圾的塑料袋正等待被收集,较大件的垃圾则未被清理 | Ushar Daniele摄)

有关马来西亚的固体废料,您知多少?

1 / 4

1. 每名马来西亚人平均每天制造多少垃圾?

2 / 4

2. 停泊岛的人口为1,800。那么每年来访的游客有多少?

3 / 4

3. 以下哪一个无法促进回收?

4 / 4

4.马来西亚的回收率为31.25%。到2025年,政府的目标是多少?

Your score is

The average score is 38%

0%

Exit

在登嘉楼海岸附近的小停泊岛(Pulau Perhentian Kecil)上,一个温暖的下午,当地人和游客在主码头旁的摊位上吃饭。他们的午餐用蜡纸包着,饮料装在塑料袋里,塑料袋一角系着绳子,塑料吸管露在外面。

这些餐食——甚至更多——制造出来的垃圾正淹没这个曾经恬静的岛屿,及另一个姐妹岛——大停泊岛(Pulau Perhentian Besar)。主要是塑料的垃圾随处可见:从村子、森林小径、海滩、海洋表面到海床。

事实上,水下调查显示,在 2020年和2021年,停泊岛是马来西亚半岛9个东海岸岛屿中,受污染最严重的岛屿之一。保护海洋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珊瑚礁检查组织(Reef Check Malaysia,RCM)指出,这种污染源自当地的,包括来自陆地的垃圾和污水。

更重要的是,污染问题正在恶化。在另一份关于岛屿废物管理的报告(2022年)中,RCM发现,马来西亚所有31个有人居住的小岛屿上,垃圾和污水问题日益严重。

岛屿是让马来西亚窒息的废物污染的缩影吗?

马来西亚的固体废物随着经济和人口的增长而增加。固体废物管理由各地方议会负责,多年来,地方议会一直在为基础设施、技术和专业知识不足而苦苦挣扎,更何况垃圾填埋场本就不足。

塑料垃圾尤其是一个主要问题,因为它需要长达数百年的时间才能被生物降解成微小的碎片,从而危害大自然,甚至是人类

雪上加霜的是马来西亚人是世界最大的垃圾制造者之一。据世界银行称,2016年,马来西亚人平均每天制造1.2 公斤的垃圾,是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平均水平(即0.56公斤)的两倍。

停泊岛隶属于勿述(Besut)县议会。据RCM称,该县议会每年通过招标方式授予岛屿废物管理的合同。承包商会使用船只,收集岛上村子和海滩度假村的垃圾,再把这些垃圾带回大陆的垃圾填埋场。

然而,停泊岛居民告诉Macaranga,县议会做得并不好。

村民面临的问题包括不定时的的垃圾收集时间表、排水不畅以及缺乏合适的垃圾收集点等。

村长莫哈末扎古万(Muhamad Zakuwan Mat Nasir)说:“目前村民倒垃圾的地方并不适中,非常碍眼,但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高昂的成本和精力。”

“设计不良的排水系统使事情变得更糟。没有人(对排水问题)负责,这对村民来说更加糟糕。”

如果天气不好,收垃圾的工人就不会出现,垃圾长期堆积在那里。更糟的是,10月至3月的东北季风期间,收垃圾服务会完全停止。

瑜伽教练Zen Lim说:“所以,岛上的村民和居民别无选择,只能焚烧垃圾。”她声称,政府并没有设法改善当地的垃圾管理问题。

对此,勿述县议会并没有回复Macaranga的采访请求。

布满垃圾的小径:游客和当地人在风车山的登山路线上,留下许多“纪念品”,志愿者正在拾起这些垃圾。(Ushar Daniele)

无论如何,垃圾问题不能只怪政府。海洋保护非政府组织Fuze Ecoteer的项目经理西蒂(Siti Naquiah Fadzil)说,第一,如果没有收垃圾服务,垃圾只会被扔到村子的后方。

“即使在有垃圾箱的地方,垃圾也是满地可见,自然小道上亦是如此。”

问题不在于当地人,而在于游客。根据RCM在2022年的数据,在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前,当地1,800人口每年会接待100,000名游客。大多数游客都是在6个非季风月份来访。

西蒂说,随着岛上游客越来越多,问题正在恶化。

“会有更多的人建造民宿和度假村,垃圾也跟着增加。”

停泊岛最吸引人的是蓝色海水。不过,潜水教练莫哈末鲁斯兰(Mohd Ruslan Mat San)说:“确实有游客问我们,为什么这里的海洋有这么多垃圾,我们很难回答。”坦白地说,水下的垃圾也可能是从其他地方漂来的。

停泊岛水域的海床上:一个香烟盒、冰淇淋包装纸和容器盖子(标签已被Macaranga掩盖)(Ushar Daniele)

塑料如何伤害珊瑚

一旦珊瑚被塑料覆盖,它们得病的可能性会增加20 倍。尖刺的珊瑚的处境更糟,因为它们更容易吸附塑料。“塑料碎片会释放毒素,阻止珊瑚吸收阳光和氧气,对珊瑚造成压力和导致缺氧,为病原体入侵提供了立足点。”

-资料来源:“塑料垃圾与珊瑚礁疾病有关”(Lamb,2018年)

 

公平地说,RCM在其报告中表示,由于每个岛屿都各自的物理、经济和社会特征,对岛屿进行标准化管理是不可能的。

那么,马来西亚的其他地区呢?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理查马力肯(Reezal Merican Naina Merican)在给Macaranga的书面答复中承认有“因废物管理不当和(马来西亚人)对垃圾问题的懒散态度所致的环境污染。”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负责监管地方议会对固体废料的管理,并制定和实施政策。

理查马力肯概述了该部处理废物问题的一系列政策和计划(见下拉菜单),重点是循环经济,包括蓝图和在几个市区进行的概念验证测试。

政府即将出台的垃圾管理策略

  • 国家循环经济委员会
  • 固体废料循环经济发展蓝图
  • 通过地方政府进行循环经济概念验证和认证
  • 延伸的生产者责任(让生产者承担废物管理责任)
  • 垃圾填埋场的垃圾发电设施
  • 从源头处理废物,例如厌氧消化器和堆肥机,以减少送往垃圾填埋场的固体废物

– 资料: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无论如何,理查马力肯强调,每个人都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

 “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我们的意识,我们需要一起激发这个意识,从社会中最小的单位,即是家庭,开始。它(解决垃圾问题)须从家里出发。”

这与3R息息相关,就是“减少、再利用和回收。 理查马力肯说,该部放眼在2025年,将全国回收率从目前的31.25%提高到40%。

亚洲及太平洋岛屿固体废物管理专家协会副主席P阿加姆都(P Agamuthu)博士说,垃圾分类是固体废物管理的基础。适当的垃圾分类将减少垃圾并增加回收利用。但是,在马来西亚人中,“漠不关心的态度是更大的问题”。

环境治理专家哈利扎(Haliza Abdul Rahman)同意,行为改变至关重要,特别是在对抗塑料污染方面。

“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公众的意识,无论是在岛屿还是城市地区……就像外出买菜时不用塑料袋一样简单,(但)最重要的是减少非必需食品和商品的消费,这将有助于减少塑料包装的使用。”

与此同时,在小停泊岛上,居民们正在采取措施与垃圾抗争。 垃圾分类在这里大有帮助,因为RCM报告显示,高达80%的垃圾是有机物。

西蒂和Lim都开始了收集、管理和回收垃圾的项目。前者专注于村民,引入透明的网状回收箱,以鼓励居民分类垃圾。Lim的垃圾项目(Projek Waste)则针对长滩(Pantai Panjang)旅游业者,包括海滩和水下清理工作。

潜水教练鲁斯兰补充说,潜水业者组织海洋清洁活动,向帮助收集海床垃圾的游客提供折扣。

See-through containers encourage waste separation (top). Separated waste is housed in a rubbish collection facility built by the local council which is unused by locals and trash collectors because it is inconveniently located. (Ushar Daniele)
透明容器鼓励分类垃圾(顶部)。这些容器被放置在地方议会建造的垃圾收集中心。由于位置不便,当地居民和垃圾收集工人都没有使用该设施。(Ushar Daniele)

无论如何,教育还是最关键。村长莫哈末扎古万说:“虽然回收计划很好,但我们可以通过提高当地人和游客的意识来改善问题。”

但Lim说,对于岛民来说,电供不稳定等其他问题比垃圾问题更令人担忧,因此废物管理并非是他们的优先考虑事项。“他们其实没有选择,因为他们并没有被教导有关焚烧垃圾的影响或后果。对他们而言,摆脱垃圾的最简单方法就是焚烧垃圾。”

尽管如此,通过这些努力,垃圾的管理还是好了一点,至少当地居民尝试分类和回收垃圾。

归根结底,哈利扎说,居民缺乏垃圾管理的知识,说明了负责废物管理领域缺乏良好的治理。

“在大多数与环境有关的问题上,最终话语权是政府本身。” 政府应以身作则,展示对可持续发展的承诺,将其纳入公共政策,并执行政策。

回到停泊岛,西蒂说,像咨询协商这样简单的事情其实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岛上的利益相关者、当地社区和政府机构之间没有直接沟通,你们怎么能就一个(废物管理)系统达成一致的意见?”

Lam, J. et al. 2018. Plastic waste associated with disease on coral reefs. DOI: 10.1126/science.aar3320

Malaysia’s Roadmap Towards Zero Single-Use Plastics 2018–2030. Ministry of Energy, Science, Technology, Environment & Climate Change, 2018.

Manaf, Latifah Abd et al. “Municipal solid waste management in Malaysia: practices and challenges.” Waste management (New York, N.Y.) vol. 29,11 (2009): 2902-6. DOI:10.1016/j.wasman.2008.07.015

Reef Check Malaysia. 2020. Status of Coral Reefs in Malaysia, 2020. PDF.

 

Reef Check Malaysia. 2021. Status of Coral Reefs in Malaysia, 2021. PDF.

 

Reef Check Malaysia. 2022. The Cost of Waste Management on Small Inhabited Islands in Malaysia. PDF.

本报道是Macaranga的 #TanahAir Special Project报道系列之一:

系列监制:黄秀玲

编辑:刘耀华,Masjalizah Hamzah

作者:李桂娴杨惠君,Ushar Daniele

翻译:Adriana Nordin Manan, 万绮珊及团队

感谢资助: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WhatsApp
Email
我们欢迎您的意见与提问,但我们会审查您的留言,确保其没有犯法、诋毁、不雅的内容。敬请大家注意言语用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