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ults and children Orang Asli at Kampung Mesau, Pahang.

彭亨伐木项目加剧原住民土地权的斗争

一个位于彭亨州的种植项目将砍伐大约85平方公里的森林。居住当地的原住民自2019年就反对此项目。然而,发展商获得了有原住民签名的同意书,显得居民似乎转态支持伐木及种植项目了。到底这些同意书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呢?

原著:刘耀华;翻译:万绮珊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Baca artikel dalam Bahasa Malaysia.

奥玛拉尼(Omar Rani)是一名来自彭亨Kampung Berengoi的原住民。他和村里的原住民都是文盲。他们自称:“我们从未上过学。”

去年,他们被要求签署一封同意书,以获得YP Olio私人有限公司提供的免费房子。尽管他们对纸上一个字都看不懂,但他们还是签了字。他们信任的是陪同该公司代表前来的政府官员。

(照片: 在彭亨州的Kampung Berengoi 和 Kampung Mesau的原住民村民齐声抗议发展商在他们的习俗地上伐木。拉尼吉纳(左一), 萨尼科蒂 (左二), 奥玛拉尼(中坐), 马鲁夫阿都拉(右一) | 摄影:Aminah A/P Tan Kay Hoe.)

不反对?

如果当地原住民识字,懂得阅读同意书的内容,他们就会发现同意书内有这么一句,“不反对在YP Olio土地上的开发项目”。同意书没有对所谓的发展项目做任何详述。

在六月初,Kampung Berengoi原住民就接到了一个令他们震惊的消息。YP Olio可能将当地原住民签署的同意书,曲解成他们同意及支持该公司一项伐木和种植项目。

事实上,当地原住民自2019年起就一直反对有关项目。

37岁的奥玛表示,他并不知道同意接受房子,就等于同意伐木活动。他强调“没有任何人说这些同意书是关于伐木活动。”

一名长期关注马来西亚原住民权益的律师,就形容整个签署同意书的过程等同“欺诈”,另一名人权维护工作者更是直截了当地表示,这是一种剥削原住民的犯罪行为。

一个地图显示YP Olio位于彭亨州的发展项目地点。
YP Olio 在彭亨州的发展项目地点曾属于武吉依班森林保留地。内置图像由卫星拍摄,显示项目地点的南部部分已全被砍伐。

据悉,YP Olio私人有限公司的发展项目,将会砍伐8,498.58公顷(约85平方公里)的森林。这片森林从过去到2020年为止,一直是森林保留地。同时,这是彭亨州近20年来最大的一次森林保留地的割除。

该公司计划把这片森林变成油棕及泡桐种植园。泡桐 (Paulownia) 源自中国与日本,生长迅速,被人们大量种植以作木材。这个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目前正被联邦环境部审查。

环保团体与人权组织批评这个项目将会破坏濒危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并驱逐当地原住民。至少8户原住民家庭,包括奥玛,就居住在项目范围内的两座村子。

长期斗争

其实,在Kampung Berengoi发生的事情只是马来西亚各地原住民,为习俗地权利而进行的长期斗争中的最新一例。当2018年希望联盟执政联邦政府时,许多人都以为原住民的命运将会有所好转,因为希盟政府的其中一项改革议程,就是捍卫原住民的权益。

阅读:In Defence of Orang Asli Rights

但是自希盟政府在2020年2月垮台后,原住民土地所出现的纠纷就没有缓解的迹象。Kampung Berengoi村民的遭遇就是马来西亚原住民社群持续斗争的典范。

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SUHAKAM)专员杰拉德·约瑟夫(Jerald Joseph)就说:“几十年来,土地被掠夺一直都是原住民面临的严峻考验。随着发展与原住民传统生活方式之间的冲突,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事实上,原住民并不反对发展,但他们想要可持续的发展,同时不会破坏他们的土地和习俗文化。”

阅读:Report of The National Inquiry Into The Land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2013

目前,马来西亚半岛约有22万名原住民。他们是最贫穷、营养不良和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群体。 土地权利不受保障是他们日常困境的例证。

几十年来,原住民不得不在法庭上进行斗争,并且设置路障来维护他们的权利。当希盟联邦政府在2019年4月举办第一届全国原住民大会时,原住民感受到了令人振奋的改变。

原住民代表在会上概述了他们的斗争,与会者也达成了136 项决议,其中承认原住民土地权利位居榜首。

大会落幕后,当时的联邦政府开始着手制定落实这些决议的计划

希望幻灭

不过,希盟政府经历了一连串的内讧后,最终在2020年2月倒台。

尽管马来西亚政府之后迎来了巨大的改变,但原住民权益改革的新生趋势却转眼消散,反而有越来越多的土地纠纷给原住民带来压力。

仅仅在过去半年内,至少3个原住民社区因为州政府将土地租赁给发展商,而面对被驱逐的命运。

原住民的抗议怎么变成同意

两年前,奥玛大可走出他的小屋,穿入村旁的的森林,在树下向西迈走超过15公里。途中,他或会发现马来熊、豹猫、大象,和濒危马来貘的踪迹。他甚至发现老虎。

不过,伐木公司自2019年起就开始砍伐当地的森林。不到一年的时间,奥玛的小屋以西 5 公里都是一片赤裸裸的黄土。伐木活动至今有增无减。

奥玛说,“我们热爱森林,我们珍惜河水。我们不能接受别人入侵我们的土地。”

奥玛的父亲,拉尼吉纳(Rani Jinal)平时会从森林中采集水果、树藤、树胶和药用植物。

“没有了森林,我将无法生存。我在森林的食物也将会消失。我怎能支持(伐木活动)?”

土地归谁

此项目范围的土地是YP Olio获得彭亨州政府颁发99年的租赁权而拥有的。租赁期从2019年12月20日开始算起。

该土地范围当中的4,047公顷是当地原住民在2017年声称是他们所持有的习俗地,然而州政府迄今尚未承认原住民的说法。

研究原住民事务的科林·尼古拉斯博士(Dr Colin Nicholas)说,彭亨在承认和保护原住民土地权益方面有着非常糟糕的记录。尼古拉斯在1989年创办原住民关怀中心

他说,根据政府的数据显示,在彭亨州只有约7,156公顷的原住民习俗地获得宪报颁布,意即通过合法的政府宪报通知而正式承认为彭亨州的原住民地区或保留地。多年以来,仍有约 45,000 公顷已经申报的保留地悬而未决。

尼古拉斯说:“显而易见,政府无意保护。因为土地不在原住民名下,任何人都可拿走这些土地。”

根据此项目环评报告的数据,在 2019年9月至2020年12月间,伐木工人在奥玛村庄周围的YP OIio土地上,至少砍伐了1,684公顷的森林。

极力反对

当地原住民纷纷抗议伐木项目。奥玛也于2019年11月,在一名识字的亲戚协助下,致函多个政府机构,谴责YP Olio的项目侵犯了他们的习俗地。

奥玛回答有关同意书的问题。录于2021年6月3日。

奥玛并非孤军作战。环评报告里对项目范围内及领近的原住民做的民意调查显示,高达85%的原住民反对伐木活动。其中,在奥玛的村庄Kampung Berengoi,所有接受调查的居民都反对。

奥玛说:“如果伐木项目继续,我们的农作物及森林都会被摧毁。他们已经破坏了我们的祖坟。我们也无处可去,这是我们世代相传的地方。”

除了奥玛,另外3名签署同意书的原住民——拉尼、萨尼科蒂(Sani Kotiz)和马鲁夫阿都拉(Maarof bin Abdullah)都强调,他们皆是在不知道同意书与伐木活动有关的情况下,才签署了这些文件。

同意属实吗?

对此,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原住民权利委员会成员韩启竝律师(Hon Kai Ping)形容,这份同意书等同于欺诈行为。

韩启竝说,如果原住民不知道接受房屋意味着同意伐木和种植,他们就“必须写信撤销他们的签名。”

“此外,他们也应该起诉有关当局,尤其是如果该项目被批准了。”

大马人权委员专员约瑟夫也说,有关同意书绝对不符合“有意义的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的标准。

他认为,与原住民社群进行此类讨论时必须有关心原住民利益的代表在场,例如民间社会组织或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的律师等,以“避免出现分歧或误解。”

他说,在这起案件中,有关同意书是不正当利用原住民的误解,因为过程中受影响的原住民并没有获得充分的项目详情。

环境局在被问及此事时表示,当局目前还在调查有关让原住民签署同意书的欺诈指控。至于彭亨州务大臣,则没有回应记者的询问。

发展商说一切守法循规

YP Olio的董事,则通过代表律师驳斥了有关欺诈原住民和失实陈述的指控。

YP Olio共有4名董事,创始董事为雅希尔(Tun Putera Yasir Ahmad Shah bin Mohamed Moiz)。他通过Metallic Hallway私人有限公司握有YP Olio公司50%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雅希尔也是彭亨苏丹,即现任国家元首的侄子。

YP Olio公司的持股者更动及重要事件。公司的最大股东兼董事是雅希尔。

YP Olio董事在回复询问的一篇文告中坚称,该公司 “遵守恰当的协议和管理手法”,并且与相关政府机构“密切合作”以及“严格遵守法律”。

不过,该公司并没有回应,是否认同说原住民已同意该公司的伐木及种植项目。

该公司董事说,YP Olio与原住民接触时一直都有原住民发展局官員在场。原住民发展局是在1954 年原住民法令授权下,负责原住民事务的政府机构。

奥玛和拉尼证实,原住民发展局官员确实陪同YP Olio的代表前来拜访及要求原住民签署同意书。然而,他们重申在场的官员没有提及有关同意书与伐木活动有关。

谁是输家

原住民关怀中心协调员尼古拉斯认为,原住民发展局官员没有告知原住民签署同意书会面对怎样的后果,实属失责。

他说:“根据法令,原住民发展局理应保障原住民的利益,确保原住民的福祉与进步。在这起事件中,原住民发展局却没有履行对原住民的责任。”

记者尝试联络原住民发展局、彭亨森林局、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保护及国家公园局,皆没有接获回应。

无论如何,YP Olio承诺在有关项目中,优先考虑提供原住民工作机会。环评报告的结论提到,这个项目可以发展经济的同时,YP Olio也有能力减轻项目对环境的影响。

报告中概述了各种缓解措施,例如打造减少侵蚀的排水系统、设置阻止大象入侵的电栅栏,以及设立新的野生动物保护区等。

不过,环评报告里的民意调查显示,几乎所有当地的原住民都不认同YP Olio的项目会给他们带来工作机会或增加收入。相反,基于担心水污染、林产品损失和伐木道路造成的破坏,他们反对该项目。

虽然发展商将从出售木材及棕油中获益,但该项目造成的环境影响,将导致原住民、当地居民、州政府及联邦政府沦为潜在的输家。

3,953万令吉的环境亏损

除了原住民遭到驱逐,该项目还将摧毁数千公顷的森林和野生动物的优质栖息地。

根据谷歌地球图像,此项目范围内的森林保留地最后一次的持续性伐木活动要追溯到1989年至1994年间。我国的持续性森林管理政策规定森林保留地得以25至30年为一周期地有选择性采伐

而此项目范围内的森林到了2018年已再生为生态丰富的地区,有些树木高度甚至超过30米

地图显示截至2018年,YP Olio的发展项目地点还是茂密的森林。

但如今,这些森林即将被砍伐,树木也失去了再生的可能性。

彭亨州今天虽然是马来西亚半岛拥有最多森林的州属,惟过去十年来,彭亨州已流失约15,565公顷的森林保留地。这个项目占地近8,500公顷,是彭亨州过去 20 年来最大一次的森林保留地流失。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MNS)保育部主任巴鲁佩鲁玛(Balu Perumal)表示,彭亨州持續流失森林保留地的现象必須停止。他说,虽然彭亨州政府批准YP Olio项目的其中一项条件,是必须以另一片同大小的森林来交换,“但现阶段没有看到这会发生的迹象。”

环评报告也预计在未来 30 年内,YP Olio项目将造成3,953万令吉的环境服务净亏损。这意味着木材及棕油的销售不足以抵消失去森林功能的亏损,例如碳截存等。

佩鲁玛说:“州政府不应该撤除森林保留地,相反应优先保育这些森林。”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是受环境局邀请,参与评估有关项目。

珍贵的森林

该片土地恰好位于沿海泥炭沼泽森林和内陆湿地森林之间。因此,佩鲁玛认为,失去这片土地,改为种植或其他不可持续的活动,会破坏森林景观的完整性。

他也警告,切断大型哺乳动物的活动空间,并把它们局限在孤立的森林区块,会加剧野生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冲突。

环评报告里的一份环境顾问调查就发现,该森林里有马来熊、长臂猿、豹猫和濒危的马来貘。该地点据信也是濒临灭绝的盔犀鸟的栖息地,而奥玛说大象也住在那里。

也有人说老虎曾出现在该地点,就连环评报告也引述了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局数据佐证这一点。当局记录到在2017年,该地区发生了一起涉及老虎的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YP Olio的另一名董事菲利斯·达奈·林克(Felix Danai Link)涉及老虎保育的工作。菲利斯是泰国上市能源集团B.Grimm Power PCL的董事,也是该集团主席哈拉德·林克(Harald Link)的儿子。该集团和哈拉德已连续7年支持泰国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老虎保育工作

无论是菲利斯或哈拉德,两人皆没有回应记者的询问。

归咎于谁

原住民事务专家尼古拉斯说,追根究底,彭亨州政府才是背叛原住民信任的祸首。

他说:“我们终究还是要把案件带上法庭…这会涉及很多工作,但在现有法律下,我们有很好的机会。”他说,过去已有多个法庭的裁决,承认了原住民的习俗地权利。

拉尼则说:“我们以森林为生。无论发生闪电、风暴、或出现大象或老虎,都无所谓。”

这时,一批原住民围绕着拉尼,而奥玛也在其身旁,在空中举起一只拳头。

拉尼说:“如今,政府和高官们想要什么?难道他们对我们这些住在森林的原住民没有一丁点的同情心吗?”

一旁的原住民也高声呼喊:“我们不同意,我们反对伐木!”

拉尼的心声。录于2021年6月3日。

[编辑: Macaranga]

想知道原住民村民最近的情况吗?点击这里

这篇报导是刘耀华在普利策中心雨林调查网络的支持下完成的。


我们欢迎您的意见与提问,但我们会审查您的留言,确保其没有犯法、诋毁、不雅的内容。敬请大家注意言语用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